饭可一日不吃,觉可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
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言 > 人生格言 >

为了让客户签单子,结束实习期,她也是拼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13:18 类别:人生格言
夏末炎热的午后,苏暮染穿着性感的红色低胸小短裙,紧窄的下摆刚刚好包住翘臀,没穿丝袜的双腿光滑幼嫩,迷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十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匆忙敲击着散发热浪的柏油路面,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顾盼明眸间写满焦急。
  
  站在路边拦车时,她心里不停想着临出门前王总的嘱咐:只要今天晚上把韩国来的客户——朴理事喝高兴了,他大笔一挥在订单上签了字,自己长达二个月的实习期就宣告结束。
  
  那个与自己竞争的同事最近拿下了好几个小单子,公司一直在犹豫:两人之间到底留下哪个好?
  
  处于劣势的苏暮染能不能漂亮翻身,就靠这个没见过面的韩国客户和他的订单了。
  
  她心里顶着沉重的压力,暗自决定——只要不破……处,朴理事想怎么折腾她都要奉陪到底!
  
  由于正值晚高峰,她如约到达江楼晓月商务会所时,还是比预先约定晚了一刻钟。
  
  来不及仔细看清门牌号,她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位于二楼的一间豪华包厢。
  
  传统中式的装修在奢华的水晶灯勾勒下,显得雍容华贵。
  
  精致的手工苏绣屏风后面,隐约显出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冷漠的身影——客户已经来了!
  
  她顾不上欣赏房间内的装饰,小香舌舔舔因紧张而略显干燥的嘴唇,小手下意识攥紧,连忙满脸堆笑的绕过屏风,走到脸色冰冷的客户身边。
  
  她深呼吸一下,在心里暗暗重复了刚才的决定,讪讪的用韩语解释:“你好,我是信诚经贸的苏暮染。因为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
  
  男人没说话,像根本没看见她一样,兀自拿起醒酒器为自己斟上一杯,若有所思的送到唇边。
  
  苏暮染呆呆的站在那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
  
  乌黑的发梢散落在坚毅的额间;高挺的鼻梁像极了大理石的雕刻,线条冷硬却霸气十足;墨染的黑瞳如深邃的龙潭般看不见眸底,让人猜不透他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他生气了吗?看上去不像。没生气吗?他又不理自己——好奇怪的人!
  
  不过,朴理事居然这么有型!比韩剧中的任何一个男主角都要养眼得多。
  
  看来,今天的酒不会喝得太难受,陪着这么高冷又有型的男人,就算被他占了便宜,也不算太吃亏吧。
  
  苏暮染在心里偷着乐,主动走上前一步靠近他:“天气这么热,我帮你把西装挂起来吧。”她的韩国语是大学时专修的,说得相当地道。
  
  酷酷的男人还是不理她。
  
  她脸上显出一个讪讪的笑,小手搭上男人宽阔的肩膀,摸索着伸进随意搭在肩头的西装下面,掌心传来一阵温热。
  
  男人斜眼瞥她,深邃的眸光里染上一抹厌恶。
  
  这个眼神另苏暮染全身都不自在,仿佛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可以随便出卖肉体和灵魂的女人一样。
  
  随他怎么想吧,只要今天把订单签了,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个目标就有希望实现了!
  
  她心里安慰着自己,硬着头皮为他空了的杯子添满红酒,状似乖巧的在男人身边坐下,凝脂般小手在他胸膛上轻轻抚摸,为他顺着气:“不要这样子生气好吗?我是真心道谦的。来咱们喝了这杯,算我赔罪。”
  
  她顺便发嗲的抛个媚眼过去。反正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那么不近人情,就算主动点也不会让他乱来吧。
  
  男人不理她,她眼含秋水的注视着他,一仰脖独自喝干杯中红酒。
  
  饮完一杯,看看男人还坐在那里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便把小脑袋向男人怀里乖巧的靠靠,摆出风情万种的样子眨眨眼。
  
  男人仍旧不说话,眉头却越蹙越深。
  
  “好了、好了,你要是还不高兴,我自罚三杯还不行吗?”她如玉雕般的小手,不顾男人厌恶的帮他舒展了一下眉心,又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三杯酒:“你看着哦,我要喝啦。我喝完你可不准再生气喽!”
  
  她用流利的韩语说完,双眸有意含着妩媚的风情,盯着他如墨的黑曈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
  
  放下最后一只酒杯,男人似乎更加厌烦她了,直接从红木的中式椅子上站起来,将八爪鱼一样的苏暮染推开,迈开长腿好像要走。
  
  “诶~别走嘛,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谈完哪!”苏暮染说着流利的韩语,主动扑进男人宽厚的怀里,小脸上已经有了些许醉意,撒娇加无赖的抱住他。
  
  “夜先生,大华那边的谈判代表被堵在路上了,要过一会儿才能到。”这时,一个身穿黑色中式立领的保镖走进来,用流利的中文对男人说完,疑惑不解的看看他怀中的苏暮染:“这位小姐是?”
  
  “我正要问你呢,从哪里找来的韩国妓女?”被称为夜先生的男人无限厌烦的用中文厉声责问着来人。
  
  “你……你们……不是朴理事?!”苏暮染当即愣住了,两条弯如新月的黛眉纠结的绞拧着,当她反应过来后又感到羞愤难当:“哼!混蛋,占了便宜还敢骂我,你们才是出来卖的哪!”她用中文回敬道。
  
  被那句“韩国妓***女”气疯了,狠狠一跺脚,她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喂……”保镖指着她的背影就要追出去。
  
  “顾雷!”男人低沉的嗓音打断保镖:“算了,不过是个没头脑的女人,不要为她误了正事。”说完,松开袖扣随意的将衬衫袖子卷起一点,优雅的坐回椅子上。
  
  苏暮染又羞又恼的出了包厢,酒劲加尴尬令她脸色陀红。正想打电话回公司核实情况,手机上就出现了王总跳动的头像:
  
  “你是蜗牛吗?怎么还没到?朴理事都等急了!再不快点出现在2688房间,你就卷铺盖走人吧!”
  
  他说完也不等苏暮染回答,就气冲冲的挂上电话。
  
  2688?她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房间号,疑惑的回头看看刚刚走出的房间,门上赫然镶嵌着2688的号牌。
  
  没错啊!
  
  可是那个男人明明是姓夜的中国人,不是韩国客户--朴理事!
  
  她准备再打电话给王总核实一下,电话铃声主动响了起来,这次来电显示是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小苏,不好意思啊!”办公室文员十分抱歉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
  
  “王总叫我预订的确实是2688房间,可是订好房间后不久会所老板又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今天有一个VVIP客户临时要用那个包厢,就给我们重新调了一间。
  
  我也是刚刚接到通知--朴理事被安排在2658号包厢。麻烦你抓紧时间过去吧。给你造成了麻烦,还请你原谅啊!”
  
  听完她的解释,苏暮染气得小手发抖,直接挂线。边在心里骂着她不早点通知自己事情有变,边开始去找2658的门牌号。
  
  气愤归气愤,她还得快点去陪韩国客户喝酒,希望刚刚的小插曲不要影响到合约的签定才好。
  
  还好,2658号距离原来的包厢并不算远,只是面积小了一半,比起中式精装修来,日式的榻榻米也显得简陋许多。
  
  服务员替她拉开格子门,里面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跪坐在桌边,正看着清冷的日本料理生气呢。
  
  苏暮染有些紧张的站在门口舔舔嘴唇,小手用力相握一下。
  
  “你好,请问是朴理事吗?”她吸取上回的经验教训,还是先核实客户身份更为保险。于是用韩语友好的跟他打招呼。
  
  中年男人十分生气,脸上的肌肉因气愤而微微抖动:“贵公司一向都是这样对待有合作意向的客户吗?”他用韩语冷声斥责道。
  
  “不不不,当然不是这样了!路上堵车,所以我才来晚的。”苏暮染小心的陪着不是,脱去高跟鞋坐到他旁边的方形垫子上。
  
  “朴理事不要生气,既然我来晚了,就主动受罚向你陪罪好吗?”她小心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眼里流转着祈求。
  
  谁知,下一秒,她的大脑就短路了。
  
  朴理事瘦长的大手用力捏住她尖巧的下巴,边用力揉捏边邪恶的说:“那要看苏小姐准备用什么样的诚意喽?”
  
  “这个……啊……”她因吃疼条件反射的大喊一声,向后躲着身子,小手下意识推拒着韩国男人的咸猪手:“我先陪朴理事喝两杯吧。”
  
  “好啊,那就请苏小姐先喝完这一瓶吧。哈哈哈……”他狞笑着把一瓶韩国清酒放在苏暮染面前。
  
  “喝完这一瓶?”她在脑海里想像着喝了这瓶酒后的样子,有些怯怯的没敢动。
  
  “苏小姐需要我帮忙吗?”朴理事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一只大手扣住她纤细的后脖颈,另一只手拿起开了瓶的酒就要灌下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见到这个阵式,苏暮染甘拜下风,两只小手快速抢过酒瓶,两眼一闭,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到现在她才明白,来之前公关部经理对她投来的那个有些怜悯的眼神是什么用意,原来她早就知道这个姓朴的不是好东西。
  
  唉,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能真正得到这个高薪又体面的工作,早日实现带妈妈去印度参拜那烂陀寺的理想,就算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也只好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