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可一日不吃,觉可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
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名言 > 人生格言 >

她救了一名弃婴,可别人非说是她亲生的

发布时间:2019-08-13 13:16 类别:人生格言
“小曼,吃饭了!”
  
  “好的,还有一点点!写完就过来!”
  
  我的每天都是这么度过的,在老妈的喊声下和电脑前。我是个苦逼的小作家,只是一直没写出什么牛B轰轰的作品,但我有颗小强的心,总相信有一天会出人头地。
  
  “小曼,我跟你姥姥要去乡下看你外公,下午就走,可能要一两个月不回来了。我不能过来给你做饭,自己要记得三餐吃饱,别写着写着就忘了吃饭。”我叫沈曼君,老妈一直叫我小曼。
  
  我看着电脑屏幕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知道了老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算在城里也不用老过来给我做饭,我还没那么一无是处,自己生活还是能料理的。”
  
  老妈无奈的摇着头:“你整天在电脑前我也没见你出人头地啊,而且辐射对身体不好。。。听说对生育有影响的。你说,要是你以后嫁了人生不出孩子怎么办?苦的是你自己,我看你还是换一份工作吧。”
  
  “哎哟我的亲妈,别开玩笑成么,这不科学的,你瞎担心这些做什么啊?我写这个是没出人头地,那是现在,并不代表将来!你省点心吧,我没钱花也不会找你要的!”受不了老妈的絮絮叨叨,脑子里本来就不怎么顺畅的思路立刻断了,不免心里有些烦躁,索性不写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餐桌走去。
  
  吃过饭,等老妈走了之后,感觉没什么灵感,我拿了钥匙和钱包也出去了,没灵感的时候出去散散心是最好的,比窝在家里愁眉苦脸的好。
  
  外面的温度很高,毕竟六月的天气,即使没有太阳,也是闷热得不行。我没有夏天出门撑伞的习惯,晒晒太阳还杀菌尼,像我这样不经常出门见阳光的,久而久之气色会很差,本来皮肤就白,看起来跟吸血鬼有得一拼。
  
  “轰隆——!”
  
  “我去,不会吧!!”
  
  闷雷过后,看着天空划过的闪电,我有点想骂娘的冲动,好不容易出门逛逛,还遇到这种鬼天气,更气人的是我没带伞。
  
  路上行人越来越少,大颗的雨珠落了下来,我伸手挡在头上,转身往家的方向跑去。迎面跑来一个穿着粉红衬衫染着黄色头发活像‘洗剪吹’的男人,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卧槽、卧槽、卧槽!!”
  
  本来想做个安静的淑女,谁知道那货路过我时毫不客气的撞了我肩膀一下,还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直接越过了。这下轮到我了:“卧槽!”
  
  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明明是下午,天却黑得不像话,就好像迅速到了夜晚一样。
  
  用‘伸手不见五指’形容倒是太夸张了,看不清别人长什么样倒是真的,这时候也没有路灯,稍微远点的景物就完全看不清楚。
  
  以前是有过这么一次大白天突然天黑的情况,不过那是小时候了,很久远的记忆,没想到现在还能遇到这样的天气。
  
  不少人和我一样迅速变成了落汤鸡,这让我心里平衡了些,至少倒霉的不止我一个人—。—
  
  “轰隆——哇哇——哇。。。”
  
  我停下了脚步,伴随着雷声,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或许是感知天生的灵敏,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不知道什么时候,除了我之外,街道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影。现在我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就没有其它任何东西了,可是婴儿的哭声还在继续。
  
  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我有些看不清楚东西,雨下得太大了,耳边除了雨声和若有若无的婴儿啼哭声,在没有其他。
  
  “轰隆——”
  
  震天响的雷声突兀的再次响起,随后一道气势汹汹的闪电直直的朝我劈了下来,我愣愣的看着那道闪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尼玛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么?这是要遭雷劈?
  
  就在我以为下一秒要变烤鸡的时候,一阵强烈的火花闪得我睁不开眼。等感觉眼睛好受一些了,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惊愕。
  
  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地上被雷击得变成了黑色,在雨幕下还冒起了阵阵烟雾。冷汗混在了雨水里滴落,让我感受到了丝丝凉意。要是刚刚再走前去一点点,小命绝对是没了。
  
  “哇哇。。。哇。。。”
  
  就在这时候,婴儿的哭声更清晰了,就好像离我很近一样。前面烟雾缭绕,加上光线比较暗,我又还有些近视,一时间也看不清楚。
  
  我清楚的知道,我的周围根本没有人,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难道是弃婴?
  
  这么恶劣的天气要是真的有弃婴的话,我会把那丧尽天良的人十八辈祖宗问候个遍的。做人起码的同情心还是要有的。
  
  雨势很大,很快烟雾就散去了,我觉得有些不安,绕过被雷击过的地方继续往前走去,管他有没有什么在雨天被父母抛弃的苦命娃,我只知道要是再不回家,说不定下一次真的会被雷劈中,那时候小命就没了。
  
  “轰隆——!”
  
  “哇哇。。。哇哇。。。”
  
  雷声再次响起,婴儿的啼哭也更加凄厉,好像在跟老天较着劲一般,死活都不认输。远处一辆车驶过来,车灯照亮了雨幕下的马路,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挥舞着小小的手臂躺在马路的正中央,看到这一幕,我吓得浑身一震。
  
  来不及多想,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快的朝马路中央的婴儿跑去,要是我不救他,或许他会被车辆的轮胎毫不留情的碾死。那么小的一个婴儿,肯定是毫无生还的可能。
  
  还差一点点!
  
  “艹——!”
  
  在失去知觉之前,除了司机的谩骂声,我还看到了怀里婴儿那清澈的眼眸。。。
  
  “沈小姐,您是一名作家是么?这个孩子是你的?据我们所了解的,您还没有结婚吧。。。”
  
  “沈小姐,在救孩子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会担心自己会没命么?”
  
  。。。
  
  我看着满病房的记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妙龄少女’,这些记者是脑子进水才会说那孩子是我的?
  
  “让让,让让,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不要打扰到病人休息!”穿着护士服的护士皱着眉头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这一刻,我瞬间觉得护士姐姐就是天使,是我的救世主,终于能摆脱这些爱八卦的烦人记者了。
  
  “沈小姐,您的孩子已经做过全面的检查,并没有任何问题。您的腿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过两天就可以出院。。。”护士姐姐面带微笑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我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神马天使,简直跟那些记者没两样!
  
  “那孩子不是我的,一个弃婴而已!”
  
  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可是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子,谁能告诉我,我是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