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可一日不吃,觉可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语录 > 心情语录 >

我们厂里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13:29 类别:心情语录

 

  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工业园区,坐落着一家颇具现代化气息的民营企业---声震远煤化工集团公司,公司下设洗煤厂、焦化厂、甲醇厂,发电厂四大厂,另外还有生产部、机动部、技术质量部、安全环保部、采供部、销售部等一些职能部门,和财务部、人力资源部、保卫部,办公室等后勤服务部门,以及三座年产一百万吨的大型机械化煤矿。十几座员工公寓楼和一幢颇具现代化办公系统的办公楼错落有致的耸立在青山绿水间,办公楼背山面水,坐在办公楼十五层的宽敞的会议室内,透过偌大的落地窗,可以把厂区的一切尽收眼底,而对面厂区的边缘有一个高塔,上面有一只展翅的雄鹰,俯视着厂区的每一个角落,对每一位企业的员工的一言一行都了如指掌。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办公楼外墙上、办公楼前广场上的装饰灯光和厂区的灯光交相辉映,使整个公司徜徉在一片五光十色的海洋之中。员工公寓楼旁边,设有一家医院,一所幼儿园,一家大型超市,还有一座职工娱乐中心,内设有供员工娱乐休闲的台球案、麻将桌、乒乓球台,及跑步机、等健身器材,紧挨着娱乐中心的是“员工书屋”,里面陈列的不仅有为员工充电的技术书籍,而且还有供年轻员工消遣的各类杂志等,这里逐渐真正成了“员工之家”。这些附属设施的建立既充实了员工八小时之外的精神食粮,也解决了双职工的后顾之忧。这里背山临水,交通便利,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将办公区与生产区一分为二,一架宽阔的水泥彩虹拱桥横跨小河两岸,把生产区和生活区有机地连接在一起,这座桥虽不算长,却很壮观,桥的两边各有一条拱形的造型,支撑着它的是几白色的柱子,在每一根根柱子上分别镶嵌着一排排白色的装饰灯,到了晚上则会发出一束束乳白色的光,与那在红色灯光映照下的拱形造型相映成趣,远远望去,就像那悬挂着天空中的两条彩虹。在小桥下面碧绿的河水上有十几只大白鹅和几只鸭子在尽情的畅游嬉戏,它们时而将头伸入水中寻找食物,时而又把头高高的举起欣赏着两岸美丽的风景,高兴之时还会发出一声声“嘎嘎”叫声,在河的中央盛开着几朵艳丽荷花,它那粉红的花瓣与芳香吸引着过往的行人,也吸引着那些游荡着的鹅与鸭,在清清的河水中,隐约可见许多不知名的鱼儿,在它们的世界里尽情畅游嬉戏。这家风景如画的企业犹如一棵梧桐,引来了无数只凤凰,共同加入这一团体,众人拾柴火焰高,群体的力量是无限的,从而使得这一企业如一位散发着青春气息姑娘,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每到阳光明媚的春天,山坡上则会盛开出芳香四溢的鲜花,像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还有那金黄的连翘花,真可谓百花争艳,竞相开放,散发出诱人的清香;紧挨着这条小河的是一条笔直的县级公路,一辆辆满载货物的车辆呼啸着奔向远方。在厂区内也是繁花盛开,群芳争艳,那一块块碧绿的草坪有序的摆放在厂区的显耀位置,有长方形的,也有椭圆形的;草坪间还夹杂一幅幅由五颜六色的花卉组成的图案,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似雪;白花象征纯洁与高雅,黄花象征富贵与吉祥;一棵棵四季常青树,沿这条厂区道路而向远方延伸,依厂房的需要而生;它们威严挺拔,宛如一个个护花使者,日夜守护着那些美丽花儿。
  
  这时从厂区的各个方向,走来了一排排整齐的队伍,这是下班的员工列队向打卡机走来,走在队伍的后边几位员工正谈论着什么:“听说这次的技师评定结果已经出来了,老郑,你不是申报的三级技师吗?这个可是全公司唯一的一个名额,如果被评上了,每月就回加三百元的补贴,到时候你必须得请我们大家吃饭啊,弟兄们说怎么样?”
  
  “那还用说,那是必须的。”一个小个子随声附和到:“必须得到咱们这儿最好的饭店请”。
  
  “评定结果在哪儿呢?”另一个急切地问。
  
  “除了《公示栏》,还能有哪儿。”不知哪一位肯定地回答。
  
  “那咱们快走,看看能不能吃上老郑的饭”,小个子的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其他人也加快了步伐,向《公示栏》走去,当他们走近时,《公示栏》前已经围满了人,小个子早已挤了进去,趴在公示栏上,挨着个儿的寻找,终于从一连串的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中间找到了老郑的名字,他惊喜地喊:“老郑,该你请客啦!这次我们得好好的宰老郑一下,让他美美的请我们一次,大伙说,去哪儿?”
  
  “去哪儿?”有人马上就问。
  
  “大中午的就在食堂请我们吃碗面吧!”李彤看着大伙说。
  
  “不行,怎么说也得去街里的饭店炒几个菜,喝几瓶酒。”小个子抢着说。
  
  “喝酒,你脑子进水啦,难道不知道公司的规定,严禁酒后上岗吗?”李彤指着小个子,质问到。
  
  看到小个子还想争辩,一个绰号“和事老”的走过来说:“那就晚上吧,晚上不上班,咱们可以尽情地喝,到时候你小子可别装熊啊。”说着他们几个走向了餐厅。
  
  其实,他们所说的老郑,并不老,也就二十四五岁,高高的个子,留着短发,经常穿一身洗的略显发白的工作服,你别看他这么高的个子,说话却有些腼腆,是维修班的班长,他不但技术过硬,爱好也很广泛,钓鱼,打球、上网聊天,样样都在行,是公司篮球队的主力,经常代表公司外出参加比赛。他叫郑成功,和清朝七下西洋的郑成功同名同姓,五年前在高考中,名列地区榜首,被某名牌大学录取,当他捧着录取通知书,兴奋地跑回家时,父母拿着这份沉甸甸的通知书,却犯了难,最后老泪纵横地说:“儿啊!你能考上大学,是咱家的福气,也是你的福气,我们知道这是你多年的梦想,这也是我们做父母的梦想,你做了件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可这么昂贵的学费,咱家实在拿不出啊!不是经常在电视看到一些人遇到困难就会到电视台或报社,求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助,你在城里念了几年书,见得多,你也去电视台给人家说说,让那些好心人帮帮咱,给咱捐些款,你好去上学。”其实,郑成功不是没想过这样做,而是觉得自己上大学总不能全靠好心人资助,即便是好心人资助,可四年啊!是需要一大笔钱,有谁愿意资助这么一个陌生的大学生呢?经过几天的反复考虑,最终他毅然决定放弃这一机会,重新去闯出一条成功的路。他暗暗思量,没上过大学而成功的例子很多,自己为何不能呢?于是他做通了父母的工作,珍藏好这份来之不易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背起行囊走出了家门。也正好赶上这家公司招工,面试时,他的境遇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加之他有广泛的兴趣爱好,所以很顺利地进入了这家公司,成为了一名工人。他喜欢修理便被分配到维修班,几年来他勤学好问,不断努力,刻苦钻研,使自己的维修技术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加上他为人忠厚老实,在同事中威信很高,很快被提升为班长,如今他的维修技术在全公司是数一数二的,两年前在全市焊工技术大比武中,勇夺冠军,当他捧着奖杯回到公司时,平静的公司沸腾了,鲜花掌声围着他转,欢笑祝贺使他都有些头晕,但他深知:成绩只能代表过去,努力才能赢得美好的未来。所以他并没有被眼前的掌声所迷惑,而是以此为基点,更加勤奋了,苦练各种技术,勇敢的向着更高的山峰攀登。
  
  他的另一个爱好就是打球,他打篮球的水平不仅在全公司有名的,而且,还常常代表公司参加县里组织的一些篮球比赛,久而久之也会被县里一些单位借去作为主力队员,他呢,当然是出手不凡,每次都令那些认识他的人有一种自豪感。
  
  一天下班打卡时,对面走过来三名女工,这是前半月前公司刚招的那一批新工,走在郑成功前面的小个子指着那三名女工对郑成功说:“老郑,你看就那个,走在前面的那个,她叫李秀,够漂亮吧,想不想和她认识一下,我给你介绍介绍。”
  
  “算了吧,我看是你想吧”李彤走过来推开小个子说:“我说郑大班长,我可听说这批女工这几天就要分配了,到时你不去厂长那儿为咱们班争取几个?”
  
  “争取这个干啥,女工啥也干不了,反而是咱们的累赘”郑成功看了李彤一眼说:“咱们的维修任务这么重,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要上女的,谁替她干活儿?”
  
  “我干”,一个叫韩振的抢着说:“只要你郑班长能争取到这几名女工,她们的活儿我包啦”。
  
  “还有我”小个子也不失时机的说。
  
  “哈哈哈!”李彤留下一连串的笑声走了。
  
  说来也巧,没过几天还真的分到厂里几名女工,维修班的那些人都在翘首以盼,梦想着厂部能把这几名女工分到他们班中。这天开完早会,厂长特意把郑成功留下,笑着说:“成功,公司分配到咱厂两名女工,一个叫李秀,一个叫王亚楠,别的车间暂时没有合适的岗位,先放到你班里吧,也不要安排她俩重活,现在的女孩子都是凭关系进来的,娇得很,还不知能不能呆住呢?就让她俩给你们搞搞内勤,过一段时间公司要进行一次大检查,看你们班里脏的还像个家吗?当然,也不能总是让她俩闲着,适当地做些她们力所能及的事还是应该的。”
  
  维修班的那帮小伙子们,听说真的要分到他们班里两名女工,这下可热闹了,所有的人都忙开了,扫地的扫地,抹桌子的抹桌子,擦玻璃的擦玻璃,像过年一样,一阵忙活之后,仍不见班长领人回来,小个子第一个坐不住了,撒腿就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喊:“弟兄们就在家等着迎接咱们未来的新娘吧!”正当大伙急不可待时,就听小个子扯开嗓门喊:“新娘到!”大伙一窝蜂的拥向大门外,只见小个子高兴地走在前面,那两名女工和郑成功并排走在后面,真的像迎接新娘一样,他们把这两名女工迎进了班里,进门后又是让座又是倒水,平时一个个象猛张飞的他们,这时却一个个又都像做错事的孩子,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反而弄的两位新来的女工不好意思了。
  
  “干活啦!”郑成功大喊道:“都围到这儿干啥。”
  
  可连喊几遍,他们却连身子都没挪一下,郑成功急了,生气地说:“再不去干活,这个月扣除你们的全部奖金,并调离维修班”,听到这话,都才极不情愿地向现场走去。他回过头对那两名女工说:“你们俩先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说完,头也不回的拿上一个扳手走了。
  
  连续几天他们都没有给这两名女工安排具体的工作,只是这帮小哥们儿的工作效率倒是提高了不少,干活速度也明显加快了,平时干活总是拖拖拉拉的,不到下班不回班里,自从这两名女工来了之后,他们早早地干完就跑回班里,和两名女工闲聊。郑成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暗自思讨:“不行,这样下去,是会耽误工作的,看来还必须给两名女工分配具体的工作,让她们一起到工作现场,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想到这里他便同副班长李彤交换了一下意见,在第二天的班会上宣布了这一决定。他看了一下大伙,说:“为了让这两名女工学到技术,早日适应维修工的工作,决定我和李彤各带一个小组,每个小组带一名女工,让她俩到实际工作中去学习,这样会学的更快些,”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不过咱们两个小组要比一比,看哪个小组的女工学到的技术既快又扎实,大家有信心没有?”
  
  “有”大家异口同声地答道。小个子一下子蹦了起来,喊道:“我们组要李秀,我来教她,保证超过他们组.”
  
  “就你?”李彤笑着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那技术还想教徒弟,你配吗?”
  
  “你别‘隔着门缝瞧人——把人看遍’了,如今咱好赖也是二级技师,公司的钱可不是白给的。”
  
  “行,那就由你来教李秀,我就看你怎么超过班长。”
  
  就这样,每个小组带一名女工,在工作中他们相互之间既有竞争又有帮助,每次都能保质保量地完成检修任务。转眼半年过去了,李秀和王亚楠已和这些小伙子们打成了一片,同时,也不同程度地掌握了一定的维修技能,由于王亚楠性格开朗,敢说敢为,比较受大伙的喜欢,但在她的心中早已喜欢上了班长郑成功,平时总是有事没事地找郑成功闲聊。而李秀属于那种内向型格,不善表达,若不是小个子能说会道,终日围着她转,她还真学不到技术。其实,小个子打心眼儿里喜欢李秀,也曾不止一次的半开玩笑地对李秀说:“李秀,嫁给我怎么样?凭我这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是不会让你受罪的。”可李秀总是笑而不答,小个子心里明白李秀不喜欢自己,也就很知趣地放弃了这一念头,
  
  在一次公司举办的篮球比赛时,郑成功被队友无意之中绊倒了,摔伤了胳膊,住进了医院,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下可把郑成功难住了,父母都已年迈无法前来照料,而自己在当地又无十分要好的亲朋好友,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厂长走了进来,询问了他的病情后,安慰说:“小郑,别担心,你是在公司受的伤,公司理应派人照顾你,你放心,厂里已决定由你班里的小伙子轮流照顾你。”听了这话,王亚楠自告奋勇的对厂长说:“厂长,就让我来照顾正班长吧!照顾病人这种活儿,我们女的最合适”,厂长看了一下王亚楠,笑着说:“也好,那就拜托你啦,你可要照顾好,让他早日出院”,“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厂长拍了拍王亚楠的肩膀离开了。就这样王亚楠名正言顺的做起了郑成功的陪护。每天都细心的照顾着郑成功,还隔三差五地帮郑成功洗衣服,打饭,郑成功不好意思的说:“亚楠,我自己能行,你忙你的吧。”
  
  “胳膊都伤成这样了,还呈英雄,你行,那你咋不去打球,咋不自己洗碗,”王亚楠没好气地说:“我可不愿意和一个残废人交朋友”。
  
  听了这句话,郑成功心里甜蜜蜜的,幸福的只是傻笑,笑过之后,他又独自伤心起来,因他心中十分清楚自己的家庭,是更本配不上这样的姑娘的,于是,他慢慢地说:“亚楠,我也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我配不上你,我家在农村,当初就是因为穷才没能上了大学,现在只能在这里干这种工作,可你不一样,家在城里,父母又是政界要员,你的前途是光明的,我怎么能配上你呢?”
  
  王亚楠深情地看着郑成功,认真地说:“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家庭,再说将来我们可以在城里买套房,把你的父母接到城里来住,你总应该让你的父母安享晚年吧。”
  
  “买房!”郑成功吃惊地说道:“像我这种家庭在城里买房,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可不要小看了自己,凭你现在的能力,不用说买房啦,车都可以买上,有志者事竟成吗?”王亚楠鼓励地说。
  
  郑成功苦笑着答:“但愿如此吧”。此时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为自己能得到这么好的姑娘的爱情而庆幸,尽管他嘴上那么说,心里却暗暗为自己加油,他是不相信命运的人,也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他不相信自己一辈子就这样活着,有这样一个姑娘陪着,还又什么事做不到呢?
  
  伤愈出院后,郑成功刚回到班里,就接到厂长的电话。他走进厂长办公室,厂长就笑眯眯地说:“伤势怎么样啦,能不能上班?这次厂部决定再给你加个重担,把你们维修车间的担子挑起来,有困难吗?”
  
  “我我能行吗?”他极不自信地憨笑道。当看到厂长那鼓励的目光时,他顿时也充满了信心,稍稍稳定了那激动的心情后,坚定地回答:“既然厂长信任我,员工们信任我,那我就努力去做,我相信有厂长您的支持有大伙的支持,我一定不会让您和大家失望的”。
  
  厂长站起来,走到郑成功面前,有力的握住他的手,十分肯定的说:“放开的干吧!小伙子,你的前途是无量的,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为你解决的。年轻人就应该有一股闯劲,一股敢于挑战自我的精神,工作中肯定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的,只要你勇敢的去面对,那么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住你前进的脚步,我相信你完全能够胜任这项工作,而且一定能创出一番天地的。”
  
  厂长的话对郑成功来说,就是一股春风,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他精神倍增,他精神抖擞地走出厂长办公室,望着朝阳沐浴下的厂区,是那么的金光灿烂,此时此刻他想到了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话: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是啊!他正值青春年华,是人生的黄金阶段,这个时候不努力地干出一番事业,到老年想干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始了他的下一步计划。
  
  郑成功刚踏进维修班的门,就听到小个子喊:“恭喜郑主任!贺喜郑主任!今天晚上又能喝酒啦,你们还不过来恭喜老郑荣升,小心以后给你们小鞋穿。”
  
  “郑大主任好!”
  
  “恭喜郑班长荣升为郑主任!”
  
  “我说郑主任,什么时候请我们喝酒啊!”
  
  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大伙你一言我一语,把郑成功围得出了一身汗,他只好说:“那就今晚吧,晚上我请大家喝酒,谁要不能喝就别去呀。”
  
  “呵!这么说是不想让我和李秀去啦”,王亚楠接过话茬说:“这刚当上主任就不认我们俩了。”
  
  小个子插嘴道:“唉!我说老郑,你小子可别没良心啊,你受伤住院那几天,若不是人家王亚楠,你能吃上热乎饭,能穿上舒适的衣服,我看你成了陈世美啦!”
  
  “对,他就是陈世美!”
  
  一句话说的王亚楠扭头跑开了,小个子来到郑成功面前,急着说:“还不快追,你真想做陈世美啊!你不追可当信心别人去追,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说着把郑成功推出了人群。小个子走出人群,回头一看李秀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便走上前笑着说:“没事儿,今天晚上不请谁也得请你,你不去,王亚楠就不好意思去了。”
  
  “谁稀罕吃他的饭”话没说完,就赌气地走开了。
  
  夏日的夜晚姗姗来迟,落日的余晖尚在天边逗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此时都已坐在公司的广场上纳凉了,小孩子们三五成群地玩着他们自己的游戏,不远处的音乐喷泉流淌着美妙的乐曲;那些靓哥倩女们成双成对的在那里谈笑着,不时地传来阵阵说笑声;在大门外的小河边,有几对恋人,正相互依偎着说着悄悄话。这时,太阳公公也把它的余辉也收了回去,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公路边那长长的路灯发出了桔黄色的柔和的光泽。整个办公大楼、公寓楼,还有新落成的员工活动中心都被五颜六色的装饰灯,妆扮得格外的靓丽,办公楼前的音乐喷泉在一曲曲美妙的乐曲声中,喷射出各式图案,宛如节日里天空中绽放的礼花,再看那座小桥,两边弓形的造型装饰物白天是红袍加身,到了晚上就像是一个灯饰的壁挂悬挂在桥的俩边,站在桥的中央顺河向远处遥望,你可以看到在河岸上有一串橘黄色的灯沿河岸伸向远方,这五彩斑斓的灯光交相辉映绘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与河水中的倒影又组成一幅美丽的景象,有几个小青年呼朋唤友地向饭店走去。
  
  在临街的一家饭店里,靠窗坐着七八个年轻人,他们时而谈笑,时而争论,聊到高兴处,便谈笑风生举杯同饮,争到不服时,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他们就是郑成功和他的一帮哥们儿,只听到小个子喊:“老郑,这是你请我们喝的第二次酒,什么时候请我喝第三次酒啊!”
  
  “那得等到咱们的郑主任升为郑厂长啦!”李彤笑着说。
  
  小个子眨了眨着眼,神秘地说:“快啦,第三次酒很快就能喝到,”
  
  “啥酒?”
  
  “啥酒,喜酒呗!”小个子看看王亚楠。
  
  大伙齐声问:“老郑,你要结婚啦,新娘是哪一位?”
  
  “哪一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小个子站起身走到王亚楠身后,指了指兴奋地说:“这新娘她不是就坐在这儿吗!”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射向王亚楠。王亚楠满脸羞红的站起来,宣布到:“是,我就是郑成功的新娘,你们哪个不愿意?”她扫了大伙一眼又说:“等着吧,很快就会让你们喝上喜酒,到时候可别忘了带上礼钱啊。”
  
  此时的郑成功既高兴又忧虑,高兴的是能被王亚楠看上,自己能得到王亚楠的爱,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担忧的是她会不会是一时冲动,正当他摸不着头脑时,王亚楠走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拉住他的手含情脉脉地说:“成功,你不要再犹豫了,今天我当众宣布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不论你家多么穷,我都不后悔,只要咱俩好好劳动,就一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你有信心没有?”
  
  郑成功沉默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亚楠,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小个子转着眼睛,一拍脑门,惊叫道:“那今天这顿酒不就成了他俩的订婚酒了吗!我提议,让他俩喝一个交杯酒,再做个亲密的动作,好不好?”
  
  “来一个”、“来一个”大伙都喊起来。郑成功那受得了这个,只是不停地推脱,“这哪行!这哪行!”倒是王亚楠大方地站来,举起酒杯,把郑成功也拉起来说:“来,怕什么,咱就先喝一个交杯酒,让他们看看。”说完,抓起郑成功的手,绕过他的手臂,一扬脖子一杯酒便一饮而尽,郑成功没办法,也只好喝了。
  
  “下一个、下一个”小个子不依不饶的喊。
  
  “对,只喝交杯酒不算,必须的做下一个动作”,有人在起哄,小个子见他俩不动,使了个眼色,拽起身边的一个小伙子,走过来把郑成功和王亚南推到一起,并用手把他俩的头按在了一块,算是接了个吻。他们闹着笑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十一点多,饭店也要打烊了,他们才相互搀扶着回到宿舍。
  
  第二天,郑成功照例提前上班,对全厂的设备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巡检,这是他自进入维修班的第一天起,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为的是能够及时掌握设备的运行情况,多年来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不论是炎热的三伏天还是数九寒冬,他都照样巡检,即使是风霜雨雪的天气,他也不会放弃这一习惯性的做法。如今,他坐在了车间主任的位置上,他的这一习惯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更加全面了,用他的话说,这叫以身作则,正因为这样,他们车间的每一位员工都会积极效仿,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各自的管辖区域进行全面细致的巡检,以便及时了解设备的运行情况,发现设备的故障,力争做到把事故的苗头遏制在萌芽之中,从而确保了设备的完好率,延长了设备的使用寿命。也许就因为他的这种执着的敬业精神影响了他的下属,每位维修工的所包的设备都能确保正常运转,保证了生产的正常运行。郑成功每次巡检时碰到他的那帮哥们陆续进入了工作岗位,他的心中便会增添不少自信感。王亚楠依然沉浸在昨日的喜悦中,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她见到谁都是笑容可掬的,经常可以见到她见她工作时都哼着小曲。虽不能同以前一样时时和郑成功在一起,但由于郑成功是维修车间的主任,所以还是随时都可以见面的。每天下班后两人依然是手牵手地散步、逛街,有时也爬爬山,人们都羡慕他俩,背后都在夸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说郑成功有福气,能找到王亚楠这样的好对象,而他俩在众人的想象中,越来越亲密了。
  
  今年“五一”前夕,郑成功兴冲冲的召集各班长开会,会上他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都跃跃欲试的决定,他说:“这不,马上就要到‘五•一’国际劳动节了吗?公司要选派几名优秀的焊工参加全省非公有制员工劳动技能大比武,厂领导希望咱车间的员工踊跃报名,车间要求所有的焊工必须报名参加公司的选拔,我们力争要取得优异的成绩,决不能落在其他单位之后,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大伙异口同声的答道。
  
  郑成功见大家信心百倍,也对此次大赛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他鼓励说:“既然大家都这么有信心,那就得刻苦练习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吗?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事情都必须付诸于行动,不经风雨怎见彩虹,只有脚踏实地的去拼搏才能赢得世人的掌声,努力吧!我期待着你们成功的消息。”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维修车间的员工们,个个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们纷纷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开始了刻苦的练习,班长李彤在一次练习焊接管道时,从下班一直练到晚上十二点,总是达不到要求,他有些烦躁了,扔了焊帽,可焊了不到十分钟就觉得双眼生疼还流泪,值班厂长见他这个样子,就劝他先回去睡觉,当他第二天起来后,两只眼怎么也睁不开,只好请了假。郑成功得知他被电焊灼伤了眼睛,便到厂医务室买了些药给他送来,在家休息了一天,才有所好转,可他刚上班就有拖着焊把线走进了维修间开始了焊接练习,小个子看到李彤就说:“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上班就又开始了练习”。
  
  李彤坚定地说:“我就不信学不会焊管道,为了不给咱厂丢脸,必须学会。”
  
  “对,学技术就要有这种顽强的拼搏精神。”郑成功走过来插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付出了就一定能有回报,我也要参加这次的大比武,咱赛一赛,看谁能夺得冠军。”
  
  小个子笑着说:“是吗!这次可有好戏看了,我也试试”。说着也找来两节废管子焊了起来。一时间练习电焊技术成了他们的另一项工
  
  作,他们相互之间一会儿各自为阵,一会儿又互相帮组。相互之间找不足,但他们的那种谈笑声不见了,电焊的弧光却在不停的闪烁,映照着他们那一张张朴实的脸。
  
  转眼到了公司选拔赛的日子,郑成功带领着他的伙伴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矫健的步伐迎着朝阳,向选拔场地走去,一路上引来了不少员工们赞扬的目光。当他们赶到时,现场已经到了不少参赛的员工,其中有和他们熟悉的就和他们打着招呼,只听有人说:“老郑,强将手下无弱兵,看你们的几员虎将,我们都不敢上场了”。
  
  “不行,他们强我们也不弱,咱们就真枪实弹的比一次,赢也赢得光彩,输也输得服气。”不知谁在高声的喊着。
  
  “比就比,谁怕谁呀!”小个子毫不示弱的说着。
  
  “不用理他,真金不怕火炼,何必与他们斗嘴,有那劲儿还养精神呢,赛场上见分晓。”李彤拉过小个子安慰道。
  
  比赛开始了,按照事先的抽签顺序,郑成功是第十个上场,李彤是第十五个,其他人有的排在他俩前边的,也有的排在后边的,评委是公司从专业单位聘请的三位资深专家。经过紧张的角逐,郑成功和李彤同时被认定为这次大赛的佼佼者,半个月后代表公司参加省总工会组织的“全省非公有制企业职工技能大比武”。
  
  半个月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临出发的前一天公司王总经理把郑成功和李彤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的说:“你们两个这次是代表咱们公司去参加这次全省非公有制企业职工的技能大比武,不仅要在技能上战胜对方,而且要在素养方面战胜对方,要把我们公司的形象展示出来。”
  
  “是”郑成功和李彤用洪亮的嗓音回答到:“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公司的期望”。
  
  “好!”王总经理高兴地说:“我期待着你们的凯旋”。
  
  在众人的期盼声和关照声中,郑成功和李彤带着公司领导和同事们的重托登上了送他们的专车。一周后,他们载誉而归,郑成功夺得了全省非公有制企业职工技能力大比武的冠军,李彤屈居第五。整个公司沸腾了,当他俩推开车门,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黑压压的人群挤满了广场,鲜花、掌声簇拥着他俩回到了厂里,当天晚上公司就为他们举行了庆功大会,公司领导对他们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号召全体员工以他们为榜样,努力钻研技术,不断提升自我的操作技能,最后,又要求他们俩利用空闲时间给全公司的维修人员介绍一下各自的学习经验,以使公司的维修力量得到普遍地提高。
  
  “二位小姐,累不累呀,来做这儿歇一会儿”,一个年轻的男员工望着王亚楠和李秀招呼着:“要不然我替你们一会儿,别把身体累坏了,老郑也不懂得伶香惜玉,我看你们俩还是跟我算了,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干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儿”。
  
  王亚楠看了这人一眼说:“我们哪儿敢跟你比呀,没看你戴的是红帽子,我们戴的是黄帽子,级别不一样,哪敢同你站在一起,我们就是受罪的命,没办法。”
  
  说话的这人叫乔健,公司投产时进厂的一名老员工,年龄却不大,正值青春年华,油嘴滑舌的见人三分熟,特别是见了年轻漂亮的姑娘,那可真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见面软乎乎,只要被他盯上的姑娘,那可是没有弄不到手的,同时,他又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到别人有的东西,他总会想方设法弄到手,又爱到领导面前打小报告,搬弄是非,是一个惟恐天下不乱之人,人们都送他一个绰号“变色马”,本来契科夫的一篇文章是《变色龙》,就是讽刺这种人的,可人们认为他不配做龙,便给他起了个“变色马”。他是厂里的一名安全员,负责全场的安全教育工作,并负责维修车间的各种危险区域作业的票证的签字办理工作,平时也在检修现场做监护,一来二去就和李秀,王亚楠她们熟了,就经常同她们开玩笑,也时不时的对她俩施以小恩小惠,以博取她俩的欢心,然而她们俩根本就看不起乔健,尤其是王亚楠,看到他就反胃,恶心。偶尔同他搭讪几句,也是碍于面子,逢场作戏而已,对于他的那些小伎俩,根本不屑一顾,不过有时候也会接受他的恩惠,用她们的话说就是,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比如炎热的夏天,炙热的太阳罩在头顶,正当她们渴得难受时,乔健便会及时的递给她俩一人一支雪糕,还是奶油的;当她俩干活干累时,只要乔健开口帮助,她们便有欣然答应,然后高兴地坐到阴凉下休息,然而,她俩对乔健就是敬而远之,弄得乔健欲罢不能,欲进无门。不见想见,见了又得不到,慢慢地在乔健的心里便由爱生恨,特别是看到王亚楠和郑成功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时候,这把火在乔健的心里愈烧愈烈,烧得他坐卧不安,于是,他便恶狠狠下决心: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他一方面四处散布谣言,声称王亚楠与郑成功你经常在一起过夜,还说王亚楠已经怀上郑成功的孩子了,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使那些专爱收集别人隐私的人有了宣传的资料,很快就在全公司传的沸沸沸扬扬的了,弄得是满城风雨;另一方面,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在王亚楠找他签检修票是百般刁难,只是很多检修任务无法按时完成。
  
  一天,公司生产不得小胡,来厂里检查生产情况,她和李秀是初中同学,见到李秀,把她拉到一边,悄悄地问:“李秀,人们都说你们班的王亚楠已经怀上郑成功的孩子啦,是不是真的,看不出王亚楠还挺超前的啊!”
  
  “谁说的,我和李秀在一个宿舍,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李秀瞪大眼睛反问道。
  
  小胡不就好意思地说:“机关的人都传遍了,还有人说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我以为是真的,不信你到公司的贴吧看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李秀没再说什么,可她的心里直打鼓,暗暗思讨:是哪个王八蛋说的,往王亚楠头上扣屎盆子,人家还是个姑娘,今后还怎么嫁人呢。晚上躺在床上考虑了很长时间,低低的说:“亚楠,睡啦吗?这几天你听到什么没有?”
  
  王亚楠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啦,心里总是觉得很烦,此时正在独自生闷气呢,听到李秀的喊声,却不想回答。“亚楠,亚楠”李秀接连喊了几声,还不见王亚楠回应,以为她得了病,连忙下地来到王亚楠床前,伸手摸了摸王亚楠的额头,自言自语说:“没发烧呀!”
  
  “你才发烧呢!”王亚楠用力拨开李秀的手说。
  
  李秀“扑哧”一声笑了,我换以为你病了,说这话坐在了王亚楠的床边,脱掉拖鞋掀起王亚楠的被子,一边挤一边说:“往里挪挪,让我躺下,我给你说个事儿,听后你可不许生气啊”。
  
  “什么是,神神秘秘的”,王亚楠不以为然的问。
  
  李秀低声说:“下午生产部的小胡来咱厂检查,她问起你和郑成功的事,而且还说,机关的人都传言,你已经怀上郑成功的孩子了,而且已经三个月了,她还说在公司的贴吧里也有好多人在传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