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可一日不吃,觉可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语录 > 心情语录 >

乡村老师乘公交回家,一路之上怪事连连发生

发布时间:2019-08-13 13:26 类别:心情语录
公共汽车气呼呼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像个老牛似的在公路上慢吞吞地开着。
  
  刚去喝完了朋友喜酒的莫天明就站在车里,他不是想站,而是里面没有坐的位置了。
  
  刚才他在酒桌里被人灌了一点酒,有点醉意的他在酒席结束后,就要赶回学校,下午学校还要开一个什么鸟的教师大会。
  
  一转眼,时间就过了三年,从大学毕业回来附城镇中学当老师的莫天明,已经有三年了。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当老师,这活儿不适合自己,这可是一个光荣而又贫穷的职业,自己的那德性,吊儿郞当的,是不能胜任的。
  
  如果现在自己不回去开会的话,一定会受到校长狠狠地批评,甚至扣发奖金。现在都是他M的鸟,什么事情都要和奖金挂沟。
  
  “司机,停车!”莫天明捂着肚子,歇斯底里地大声地叫着。
  
  可能因为刚才吃得太多,现在他的肚子疼得要命。这种疼,不是要去医院的疼,而是要上厕所的疼。
  
  莫天明两腿紧夹,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P股里面那些要赶出来的东西真的赶出来了。
  
  如果那些今天中午吃下的东西,现在就跑出来的话,那车里面的人包括司机一定会从车窗里跳下去的。
  
  所以,为了车里面的人和自己的安全,莫天明觉得现在马上要下车进行解决,要不的话,他这个高大光辉的形象就会荡然无存了。
  
  “司机,你再不停车,我就跳车了。”莫天明又叫了起来。
  
  司机听车里面有人这样说,忙一踩急刹,把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他扭过头往后看,想看看是哪个人神经有问题,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下车。
  
  莫天明见车停了下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P股,就往下面冲下去。他边跑边回头说:“司机,我要下去方便,等我五分钟,五分钟就行了。”
  
  可莫天明没跑下五秒,公共汽车就又喘着气上路了。
  
  “么特,生儿子没屁眼的混蛋。”莫天明骂着。
  
  但现在他也没有什么闲心对那没良心的司机那十八代的祖宗责骂,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找一个地方方便方便。
  
  莫天明抬头一看,公路边十米处就是一大片的树林,这里看起来像是个荒山野岭的,应该没有什么人。
  
  二话不说,莫天明就跑了进去,低着头钻进一堆草丛里,解下早已经想解的裤子,张开双腿就开始……
  
  “唔,强哥,快,……”一阵阵地声音从莫天明的前方传了过来。
  
  这声音莫天明一点也不陌生,他在大学里经常看那种片时,就已经了如指掌。里面的动作和声音已经如雷贯耳。
  
  他轻轻地抬起头,伸长脖子,向前一看,原来是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在对面的小草丛里进行那种运动,男上女下……
  
  原来是一对偷吃果子的男女,莫天明心里想道。这地方前无人后无鬼,所以他们才这么大胆地在这里偷吃。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因为要拉肚子在半路下车。
  
  莫天明看着前面的现实直播,心里痒痒的,他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强哥。可事不如愿,只好在暗暗地为强哥加油。
  
  “我靠,这样的动作怎么会有深度呢?应该用那招,老汉推什么车,你懂吗?”莫天明又在暗叫着。
  
  现在的他,完全像一个资深的工作者,正在现场指导别人的表演。他哪还记得自己正在拉肚子啊!
  
  虽然莫天明还没有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十八到二十二岁左右的美女,但根据他已经看了N次那种片的经验,知道强哥的动作离艺术的殿堂还差个十万八千里。
  
  看来,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接触那种片的机会基本上是等于零。这可以说明某些普及教育的工作还做不到家。
  
  这时,一个看起来像蚂蚁,但又不像是蚂蚁,浅黄色,有脚趾头一般大的小虫慢慢地向莫天明爬了过来。
  
  因为莫天明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免费的激情直播,光着下面的他没有留意到下面。那虫子正慢慢地爬向他的下面。
  
  突然,虫子向上一跃,对着莫天明的下面就是狠狠地一口。
  
  “哎呀。”莫天明失声地大叫了起来。
  
  他低下头,只见一个像蚂蚁的黄色虫子咬着他的那里一直不放,要吸着什么。
  
  自己的那里现在疼得就像要给别人割掉了似的,现在是又肿又大。
  
  “有人。”强哥突然跳了起来,赤裸裸的他忙抓起旁边的衣服,忙乱地穿了起来。
  
  那女人也在旁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急忙穿了起来。
  
  已经感觉到非常疼痛的莫天明,也不理那偷吃果子的男女怎样狼狈的逃走。他忙抓起纸巾擦了几下,然后再低头想看看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为何,低下头的莫天明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像血气一冲,全身的血液如流水般游动,他两眼一黑,双腿一软,一下子晕倒在地上。
  
  过了好久,莫天明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的裤子都没有拉上来,正想拉,发现那黄色虫子已经翻着肚子死在旁边,他的那被咬的地方现在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一道伤口也没有看见。
  
  不会吧,应该会有点血,或者小伤口什么的。如果不是自己裸着那里,莫天明还以为刚才是一场梦呢!
  
  他忙抽上了裤子。看看表,三点半,自己已经晕了两个多小时。惨了,四点要开会。莫天明也没有时间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黄色虫子为什么会自己死了,自己为什么又没有事?
  
  他摇摇自己还有点头晕的脑袋,站直身,摇摇晃晃地向公路走向。
  
  “停车,停车。”在公路边站了快半个小时的莫天明,一直都没有等到公共汽车。现在他只好摇手叫路过的小车载他一程。可摇了几次手,都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这群没有人性的家伙,自己长得像坏人吗?摇手让停车都不肯。看来是要到路中间拦车才行。莫天明边想边走到中间。如果自己不去开会的话,那这个月的全勤等奖金都会像泡沬一样没有的。
  
  “来了,前面有一辆车来了。”莫天明开始挥动着手臂,想前面的车走过来。
  
  但那车绕过莫天明,开了过去,临走时,那司机还说道:“现在的疯子越来越多,拉链都没有拉就到处跑。”
  
  “拉链没有拉?”莫天明看看自己的裤子,果然,拉链真的没有拉上去。
  
  靠,二十多年没有漏过光的他,今天居然被漏光了,还给一个男人看了。M的!
  
  他低下头,边拉边想往公路边走去。但现在的他有点晕,本想回到自己这边的公路,但却低着头往对面的公路边走去。
  
  一辆飞奔过来的大卡车,没有想到路上的莫天明会往回走,一下急刹不住,那大卡车就这样撞上了莫天明。
  
  莫天明先是像一只大鹏展开翅膀一样给卡车撞飞到半空,然后在半空停留0。1秒左右后,又像一只断了翅膀的小鸟向路边坠落,坠落的地方离卡车足足有二十米。
  
  “医生,快,快救人。”一个大卡车司机抱着晕迷不醒的莫天明跑进了医院的急救室。
  
  刚开始大卡车司机以为莫天明已经死了,但摸着他的鼻子还有气,所以就把他送来医院了。
  
  “快,快,送急救室。”一群医生和护士开始手忙脚乱地忙开了。
  
  “快,病人大量出血,准备给他输血。”医生对旁边的助手说道。
  
  “没,没有查到他是什么血型,可,可能是机器坏了。”助手摇了摇头,刚才病人的血清送去检验,竟然检查不出这血是什么型。唯一的解释就是医院的机器坏了。
  
  “那,那……”遇到这样的情况,医生也头痛了。
  
  “医生,病人的心跳缓慢,好,好象快要停止跳动了。”一个护士在心电图机面前说道。
  
  “什么,”医生大叫,他拿起身边的心电徐颤器拼命地在莫天明的心口处电击。
  
  “医生,病人的心跳加速。”护士看着那晃动的心电图紧张地叫着。
  
  医生一听,忙又放下机器,对旁边的助手说道:“找到病人的家属了吗?这,这病人可能不行了。”
  
  医生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他行医二十多年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病人严重出血,但血型都弄不清楚,没有办法为他输血。怕一个输错血型,自己多年的名声就完了。
  
  而要命的就是现在病人的心跳,一会快到让人眼花缭乱,一会好象是停止了心跳,连呼吸都没有,可过了一会,他的心脏又开始跳了。
  
  “医生,病人的心跳好像又没有了。”护士又在大叫了起来。
  
  医生一听,忙又拿起了机器往莫天明的心口处拼命地电击。但这一次,莫天明好象是没有什么起色,心脏越来越不跳了。
  
  “唉,我没有办法了。准备通知家属处理后事吧!”医生摇着头走出急救室。
  
  “医生,伤者怎样了?”大卡车司机在外面等着医生。
  
  “没救了。”医生说道。
  
  “什么?完了,我要赔命了!”司机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在刚才抢救莫天明的急救室里。
  
  突然,那台心电图机里本来不跳的那条线现在又开始跳了,而在病床上的莫天明,他刚才流血的伤口慢慢自己愈合,那本来苍白如死人的脸庞又恢复了气色。如有人在为他施了什么复原法术一般。渐渐地,刚才像是死人的莫天明,好象是一个睡着的正常人。
  
  “我怎么在这里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莫天明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看周围,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了,我好象是被车撞了,但现在自己感觉一点事都没有,应该没有撞到哪里。”莫天明挥了挥自己的胳膊,感觉自己没事。
  
  “美女,这是什么地方啊?”莫天明看到自己前面正好有一个在埋头写着东西的美女护士,高兴地说道。那突出的前面,真的非常标准,引人入魔(摸)。唉,现在已经世风日下了,漂亮的女人身材不好,身材好的女人不漂亮。
  
  “鬼啊!”美女护士突然大叫了起来。她正在写着莫天明的死亡报告,可那一头乱发的死人却坐了起来,还问她这是什么地方?
  
  “鬼?在哪?”莫天明听到美女护士这样一叫,他也怕得跳回了病床。大白天的有鬼,那这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啊!在电影上看到的情节都是鬼在白天是不敢出来的。
  
  “你,你没有死?”护士就是护士,平时见死人见得多了,她见莫天明比她还怕,她又有点相信面前这个是人了。
  
  “你才死了呢!”莫天明白了一眼自己刚才想摸一下的美女护士,虽然说是美女,但在这样原则的问题上,他是不会让步的。如果他死了,那什么美女金钱,都是烟消云散的了。
  
  “医生,死人活了,医生,死人活了。”美女护士边惊叫着边跑了出去。
  
  唉,又是一个入错行的美女。莫天明摇了摇头。听她刚才的惊叫,如果去参加全国的什么超女比赛,一定会红,一叫就红。
  
  “活死人在哪里,活死人在哪里?”一会儿,医生高兴地跑了进来。
  
  “我是活人,不是活死人?”莫天明又白了医生一眼,看来这医院的医生护士是要好好地培训才行了。刚才叫“死人活了,”死人能活吗?能活的就不叫死人了。而现在又叫自己“活死人”,我靠,活化石就听过,活死人,只有在鬼片里看过。
  
  “快,检查一下,做全身检查。”医生不理莫天明,他招呼着跟他进来的美女护士。
  
  过了一会,护士说道:“医生,初步检查,病人一切正常。”
  
  “什么?一切正常?”医生呆了。“好,那我想想,刚才我是用什么办法救他的,一定要写下来,然后在全国,不,在全世界进行学术交流。”医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刚才在医学上已经被判定为死人的人,给自己救活,这不是一个代表了自己高超医术的说明吗?
  
  “我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激动万分的医生在急救室里来回走动,一会摇头,一会抓头,像个疯子似的。
  
  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为向外界说一下自己如何把死人救活的经过,那他一定会被评为什么医学院士,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到时候,金钱美女,美女金钱,肯定会全都向他涌来。
  
  “咦,病人哪去了?”医生突然看了一下病床,才发现最关键的一样东西,就是刚才自己救活的人不见了。他又像刚才那样疯了似的大叫。
  
  莫天明见像个疯子似的医生在那里走着,他自己便走出急救室,反正那美女护士都说自己没事了。
  
  “你没事了?”司机见莫天明出来,刚才的沮丧全没有了,他高兴地跳了起来。
  
  “没事了。”莫天明感觉自己现在强壮得好象可以打老虎了。当然,有两个美女让自己2P的话,应该也没有问题的。
  
  “没事就好,我,我不是故意撞你的,你就这样走了过来。”
  
  “算了,我没事就算了。那医药费?”这可是最关键问题,莫天明不得不问。
  
  “我给,只要你没事就行。”司机拍着自己还在拼命加速的心脏说道。这个伤者不错,如果是别人,早就叫自己赔多少多少钱了。
  
  “那麻烦你了。”莫天明说道。
  
  “没事没事没事。”司机抹着满头的汗。
  
  “天啊,要回学校开会,我的全勤奖金啊!”莫天明突然想到这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马上奋不顾身地跑了出去。
  
  __________
  
  莫天明回到学校后,已经是晚上了。
  
  因为他的衣服上有血,他回房间里洗个澡,换上衣服,准备找他们学校的李校长解释清楚:他不是不来开会,而是遇上车祸回不来。
  
  “李校长,你好。”莫天明刚关上自己的房门,就看见他们学校的李校长走过来,于是忙叫道。
  
  “莫老师,你今天下午为什么没有开会?”一脸怒气、露着满嘴黄牙、个子矮小的李校长生气地说道。今天刚好县教育局的人来检查,全校就差这个平时他自己最看不顺眼的人没有来。他这不是摆明和自己过不去吗?
  
  其实李校长看莫天明不顺眼,不是因为莫天明长得难看。其实莫天明长得非常帅,一米七八的个子,浓眉俊眼,高挺的鼻子。听说是全校最欢迎的男士。
  
  就是因为这个,李校长才生气,他莫天明凭什么是全校最欢迎的男士,这样的殊荣应该是他,一校之长才有的。
  
  “校长,是这样的,我下午在回来的路上出车祸了。”莫天明小心地陪着笑。他在学校里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只会玩乐不会管学校的狗屁校长,可现在自己有把柄给别人抓到,只好小心翼翼了。
  
  “车祸?莫天明,你可不是学生,这样的借口亏你也想得出来。”
  
  “真的,校长,我是被车撞了。”莫天明见校长不信,忙解释。
  
  “是吗?撞到哪里了,有没有受伤?”李校长扫了莫天明一眼,他眼前的莫天明整个人生龙活虎的,哪像被车撞了。
  
  “我,我没有受伤。”莫天明摇摇头。
  
  “没有受伤那叫被车撞了吗?”
  
  “可我流血了,我的衣服有很多血。”
  
  “是吗?莫天明,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吗?被车撞了,流了很多血,但没有受伤,你以为你会法术啊,刀枪不入,像神仙一样没事?”李校长气得指着莫天明的鼻子大骂。他莫天明当自己是傻瓜了,自己能不气吗?
  
  “我,我……”说到这里,莫天明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对啊,自己的衣服有血,可自己为什么没有事呢?
  
  今天的事一直都透着奇怪。先是自己给那像蚂蚁的小虫咬后晕倒了两个多小时,接着自己醒来后,那小虫死了。而自己拦车要回学校的时候,给车撞了,但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只是衣服有血而已。
  
  这,这血是谁的?如果是自己的,那自己好象浑身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刚才在房间里自己还照了镜子,没有发现哪里有伤口。
  
  如果血是别人的,那又是谁的呢?莫天明纳闷了。
  
  “莫天明,你是不是不知道怎样找借口了?”李校长为自己聪明地揭穿莫天明的骗局而高兴。
  
  “李校长,你听我说,哎呀,”莫天明忙挟住大腿,他突然感觉到今天下午被虫子咬到的下面,现在好象是又热又疼。
  
  “怎么了?”李校长被莫天明的这一声大叫吓了一下。还有,他莫天明在挟大腿扭什么P股啊?一个大老爷们!
  
  “没,没事。”莫天明忙摇了摇头,他哪里敢对李校长说自己的下面好疼啊。再说了,刚才也是一下子好疼,现在好象又不那么疼了。
  
  “莫天明,你不要在这装神弄鬼,鉴于你今天不回来开会,这个月的全勤奖没有了。”李校长边说边生气地走了。
  
  “没就没,有什么了不起。”莫天明拍着胸膛对着李校长的背影骂道。
  
  唉,这个月又不见两百块的全勤奖金。莫天明低着头心疼地叹着气。